父亲,习酒,与我

来源: 作者:田荆鑫 日期:2022-07-15

父亲对酒的爱,从骨子里渗透,自灵魂深处涌出。

所以当我落下人生的长笔,选择来习酒工作,父亲躺在生硬的旧杉木床上辗转了彻夜。向来沉默寡言一生守候在大山深处的他,次日却愿陪我跋山涉水、翻山越岭至此地——一半是深深的父爱,一半是习酒深深的吸引。

喜欢是乍见之欢。盛夏,在来时的路上,随处可见习酒的广告宣传标志牌。父亲坐在副驾驶,不时点燃一支香烟眺向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手中的星火还没来得及正式发出几次光亮,便已被风助燃到尽头。夕阳透过云层缝隙倾洒下一片耀眼的金黄,铺在飘漾的麦田里,铺在湍急的溪流中,也铺在父亲富有年代感的脸颊上,平静、自然、温和,竟有一种中古世纪的和谐之美。

从习水县城到酒厂,随着温度和纬度的攀升,酒香也逐渐浓烈起来。父亲突然打破许久的沉闷:“习酒挺不错,你要好好干!”我想这十个字他一定酝酿了很久,却不经意撕开了我们父子间路途交流的缺口。接着他又重新点燃别在耳后的一支有折痕的烟,经片刻沉默之后,开始跟我讲述他所了解的习酒,片面之中带着些许神秘。沿途日色正好,在不紧不慢的一言一语中,狭小的车厢里温澜潮生。

夜幕降临,温暖的橘色车灯终于引着我们顺利抵达习酒。刚在黄金坪正街上随意找到一家酒舍落脚,老板娘便热情洋溢地向我们介绍起了当地的自然地理和人文环境。此时习酒的香气扑鼻而来,酒分子附着尘埃因子自由弥散在点点星光的夏夜里,挑逗人敏锐的嗅觉,醇馥幽郁、绵甜细腻、回味悠长。这里“酒香、风正、人和”,真教人心旷神怡、心之神往。

终究还是按捺不住诱惑。我们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装,便循着酒香出门四处晃荡。不管是街头巷里,还是公司外墙,到处可见习酒企业文化的标语,视之庄严大气、读之朗朗上口、品之溢于文辞。父亲每经一处,都会停留许久,默念品读。当遇到感兴趣的标语时,他随即从怀里摸出一个皱巴巴的旧笔记本摘抄起来,再小心收回去。他两手交叉背在腰后,走路的频调缓慢沉稳而绅士,真像极了晚唐漱石枕流、餐云卧石的放逸居士。

夜色渐深,当我们正要带着吃食回酒舍休整时,邻桌突然传来“习酒,1、2、3,干!”的豪迈口号声,父亲起兴提议买一瓶习酒上楼与我对酌,我闻言神秘地从背包夹层拿出一瓶公司面试时送的品鉴酒。父亲见酒面露笑意:“哎哟喂!小兔崽子!看来你们公司还挺有人文关怀的嘛!”

尽管以前念书时他并不认同我喝酒,我也因为深受这样的传统教育而不胜酒力,可我从不反对他喝酒,我是理解他的。父亲是我心目中的酒君子,他爱酒,酒品好,举止优雅,饮酒有度,很少酩酊大醉,从来不发酒疯;他在酒中解放身心、释放压力、宣泄情绪,却依然能在第二天支撑起家庭,照顾好家人,持续奋斗,顶天立地。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单独与父亲喝酒,也是我喝过最酣畅的一次。我们在酒里谈天说地,倾诉心声,拉进距离,升华感情。这瓶习酒,将我们父子俩的情谊紧紧地联结在一起,让我们的情感有了皈依,也让习酒占据了我心中的一片重要天地。只是这样快活的时光一如沤珠槿艳,直教人流连。

喝完酒瘫床入睡,第二日舒醒在习酒镇杳霭流玉、悠悠花香的清晨,我入职培训,父亲则揣着泛黄的旧笔记本回到了山那边的山城里,生活如往常。这算得上是父亲第二次出远门,虽然仅仅四百公里的距离,但很明确的是,他爱我,以实际行动和最男人的方式。

日升日落,斗转星移。转眼已是整好一年的光阴,这一年我的工作与生活都大体顺利,父亲也身体健康、青春尤驻。每每放假,我都会把公司节假日发的福利酒以及从经销商手里购来的新款酒全数带回给父亲。他自己喝,唯“习酒·窖藏1988”是最爱;也慷慨招待客人,时常从胸口处掏出小笔记本一脸自豪地给他们讲述着习酒的产品和文化内涵,激情时刻也不忘领着宾客吼上两嗓子习酒号子;而他认为最有纪念价值的酒,都视如珍宝小心翼翼地收藏进柜子里,说是留着给我以后结婚备用,坚决不管谁来都不许开封。

习酒表里金玉,惠而不费;君子温文尔雅,谦谦如玉。而父亲在我心里所塑造的伟大人格、高尚品德、崇高修养,所具备的“勤劳、淳朴、仁义、包容”的君子之风和“文明、尊贵、典雅、谦和”的君子之好,正是对习酒一向倡导的君品文化的映射和君子精神的赓续。正如“习酒·窖藏1988”一样,之所以甘甜醇厚、历久弥香,是岁月窖藏、时间沉淀的必然结果。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儿女,一方水土酿造一方美酒。

此心安处是吾乡。如今,我伴着赤水河奔腾不息的河流,扎根习酒的肥沃土壤,接受习酒的文化熏陶,全身心投入习酒的光辉事业,成为了一名真正的习酒儿女;如今,我毅然决然将自身的命途同习酒的未来紧紧地联结在一起,并与千千万万的习酒儿女一道,在不懈奋斗中共同擘画“百年习酒,世界一流”的美好愿景。

父亲爱酒,父亲与我爱酒,最爱是习酒。